? 對話彭江浩:期貨市場是一個選擇重于努力的地方

  • <cite id="we8fn"><ruby id="we8fn"></ruby></cite>
  • <code id="we8fn"><menuitem id="we8fn"></menuitem></code>
      <td id="we8fn"><menuitem id="we8fn"></menuitem></td>

      1.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聚合贏家 | 引領財富
        產業和金融智庫服務平臺

        七禾網首頁 >> 頭條

        對話彭江浩:期貨市場是一個選擇重于努力的地方

        最新高手視頻! 七禾網 時間:2017-08-29 15:00:48 來源:七禾網

        七禾網注:與智庫嘉賓的對話僅作為研究之用,不代表七禾網的觀點及推薦。金融投資風險叢生,愿七禾網用戶理性謹慎。



        彭江浩:河南許昌人,2007年進入股票市場,2009年進入期貨市場,以商品期貨全品種交易為主,擅長中長線趨勢交易,有兩套成熟的交易系統,通過技術分析尋找有概率優勢的技術信號,主要以手工完成交易。


        精彩觀點:

        初學者通常誤把入行門檻低當做是成功走捷徑。

        除了堅定的信念,專注是走出來的重要一環。

        在中長線上系統開發,行情受到短期資金優勢的影響較小,更易借助價格內在趨勢的力量,系統的穩定性更好。

        趨勢跟蹤本身的高賠率就來自其的高失敗率。

        交易必須找的是一個規則域,而不是一個規則點。

        交易者充分考慮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情況下,選擇一種讓自己最不難受的策略。

        對單一品種盡量保持小倉位,用合適的資金量平均分配到多個非相關品種上。

        能夠接受必然的虧損是實現長期盈利最后的一道門檻。而能夠不思考“主動”虧損就是實現長期穩定性的最后一道門檻。

        我必須對所有信號全部進行反應,交易所有邊際利潤大于邊際虧損的機會。

        單純的交易系統能夠決定你交易時產生的期望收益,而資金管理則是你的下注策略。

        如果倉位不變,系統的回撤仍然在合理范圍以內。

        如果你的倉位是50%,那么你的資金潛在最大回撤就是50%附近,年化收益率也是50%左右。

        在微觀上我采用的是“輸沖”的策略,而在宏觀上采用的卻是“贏沖”的策略。

        通過觀察總資金曲線的一些規律進行倉位調整。在總曲線中加入幾條移動平均線。

        初學者之所以穩定賠錢,或許就是因為自己的勝率太高了。

        “概率優勢”指的是整體績效優勢,不是單純的勝賠率。只要整體績效為正,勝率、賠率是多少不用管它。

        我自己的兩條系統一個是海龜交易法。一個是雙均線交易。一個是價格突破,一個是價格重心交叉;資金管理也是采用書上的標準策略,一個借用ATR做量化參考,一個采用平均分配法。

        對于會自然消亡的事物,生命每增加一天,其預期的壽命就會縮短一些;而對于不會消亡的事物,生命每增加一天,有可能預期著更長的壽命。

        和機器相比,人在策略設計層面更出色,機器則在策略執行層面表現好。

        有效投資組合可以讓系統風險下降的同時,收益卻沒有下降,組合之后的策略穩定性更好。

        系統是規范化的,不會在某個階段對單個品種有所側重。

        任何資金管理策略都無法打敗概率,系統必須有正的期望收益才能去做資產組合。

        交易的核心是控制風險!穩定贏利,不再追求短期爆利。

        期貨市場是一個選擇重于努力的地方。

        一個交易員要想在市場中生存有許多關卡要過:第一個是對市場的認識和理解。市場是不可測,價格是隨機的。第二是接受虧損,主動去試錯。第三要順勢,只做對自己有利的交易。第四要搭建系統,把自己的想法定成規則,嚴格執行下去。


        七禾網1、彭江浩先生您好,感謝您和七禾網進行深入對話。據了解您早前是在政府工作,當時為何會辭去大家眼中“鐵飯碗”的工作,投身到風險較大的金融市場,而且是專職從事交易方面的研究?


        彭江浩:大概2005-2007年時,我一直在政府內工作。一開始也是沖著“鐵飯碗”去的,久了,發現上班和自己的夢想相沖突。政府工作,本質上是一種服務性的工作。自己職位較低,都是一些雜事,且每天都是在重復,時間長了力不從心。自己還是希望通過努力,做成一件屬于自己的事,從而改變命運!于是就辭掉了工作。


        投身金融市場,現在看完全是誤入歧途。一方面是,當初做選擇時確實不懂自己能做什么。記得2006年大牛市,整個辦公室都在說股票,自己禁不住誘惑加入炒股大軍。誤把入行門檻低當做是成功走捷徑了!后來因此吃了不少苦。另一方面,現在回頭看,倘若另選一業,用同樣的付出,所能取得的回報絕對比現在要高,這不僅體現在收入上。


        從事職業投機,對于一個不夠專注的年輕人,考驗是極其殘酷的。自己也曾多次想過放棄,但發現短短數年,再回去參與社會競爭,學歷,年齡等優勢皆在下降。以前也想過一邊上班一邊做研究,但對自己不放心,怕一旦穩定下來,心就懶了,研究做不下來,現在看這是做對了的。除了堅定的信念,專注是走出來的重要一環。



        七禾網2、您在2007年到2009年有交易股票和權證的經歷,那三年中大盤也穿越了牛熊,您當時交易表現如何?2009后又是為何會轉向期貨市場?


        彭江浩:我記得買的第一只股票是賺錢的。當時叫新湖股份,重組后現名叫新湖中寶。再買的,記不清有怎么賺錢的了。和好多初學者一樣,剛開始的經歷都是不錯的。上證6124點之后,整個交易進入泥潭。還好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不足,需要學習。于是,到處買書看,那個時候手邊最多的東西就是書。后來網絡博客興起,又開始網絡閱讀。瘋狂的看書,宏觀、微觀、技術、套利等等所有都看。


        買過一本“楊百萬”的書,從書中留的電話聯系上了他本人。一天一封郵件,2008年一整年都在跟著他學逆勢交易。雖然上證2007年底開始了熊市,但我的整體虧損并不大。一方面是可利用的資金量較小,另一方面,“楊百萬”先生的經驗給我了不小的幫助。比如:他在郵件里提醒--2008年上證在5000多點時熊市開始了;08年4月下調印花稅前一天,推薦買入券商概念的遼寧成大和吉林敖東;而在08年11月時提示牛市來了等。這都讓我受益匪淺。


        雖然借助有經驗的老師,股票虧損并不大,但也并沒有賺到錢。首先,那時逆市交易的切入點、止損點、止羸點都很模糊,更別提與之相匹配的資金管理了——沒有建立一個具備優勢的交易系統。其次,自己交易心理不過關。因為沒有入市標準,交易行為處在失控狀態。很容易的胡亂做,折騰來折騰去,始終是在虧損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大盤5000多點時進入熊市,因沒經歷過熊市,又沒可靠的交易指示,幾乎是一路錯下來,屢抄屢套,還樂此不疲;1664點開始牛市,熊市虧怕了,賺一點點就跑了,還想等著逆市指標掉下來,結果行情一路上去了,自己踏空!直到2009年六七月份時知道已經錯過了。當時有了一些看盤經驗,加上宏觀政策轉向,判斷要跌了就轉向可以買跌的期貨市場。后來看,也是運氣好,自己并沒宏觀基本分析的可靠框架,只是自己在轉期貨的同時,市場剛好在2009年7月跌了而已。


        至于權證交易,很少動它。那時自己是一個虛偽的價值投資者,對這種廢紙一樣的交易標的物很是反感。依稀記得,是好奇權證的T+0制度,嘗試過幾次南航權證。我注意權證時,被炒手玩弄的鉀肥權證等已經到期退市了。



        七禾網3、據了解您擅長中長線交易,中長線能抓住大波段行情,您是否認可越是大波段的行情需要用到的策略和指標越簡單這種說法?您一般會參考哪些技術指標?


        彭江浩:我自己把系統定位在中長線交易上,認為在中長線上系統開發,行情受到短期資金優勢的影響較小,更易借助價格內在趨勢的力量,系統的穩定性更好。此外,采用中長線交易更符合自己的心智模式。短線日內,自己長期做不好,不屬于眼快手快那種人。


        復雜的策略就單次交易效果來看,也可以捕捉到一些符合自身模式的,相對流暢的大行情,且效果甚至比簡單的更好。但它的長期績效表現不如相對簡單的系統。


        說到交易策略,就不得不說趨勢跟蹤系統。趨勢跟蹤系統本身是一種高失敗率的交易策略。很多交易者都希望在規避高失敗率的前提下使用趨勢跟蹤策略,我認為,趨勢跟蹤本身的高賠率就來自其的高失敗率。但我從來不否認,把系統復雜化,開發一種在趨勢跟蹤系統之上的“雙高”系統,即高勝率,高賠率。問題在于,我們為了規避一塊錢的虧損,而放棄三塊錢的利潤,這種努力真的有意義嗎?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喪失趨勢跟蹤對利潤的包容性。理性的交易者,在沒有交易機會的時段,會做邊際利潤大于邊際成本的所有交易,當我們對開倉信號加入起來越苛刻的條件時,或許會大幅降低失敗率,但與此同時,也喪失了利潤的必然性。


        2010年之前,自己曾熱衷于技術指標,最長看的是KDJ和MACD。KDJ反映當前價格在一段時間內,與最高價和最低價之間的所處位置變化;MACD則反映的是價格在一段時間內的波動速率。后來發現,反映價格重心的移動平均線更適合搭建交易系統,就一直用均線。



        七禾網4、在中長線的交易中,有人會比較注重進出場點,用技術手段抓取更好的進出場點,但是有人認為大波段行情中只要吃到中間一段就可以了。您是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的?


        彭江浩:這個問題與交易風格相關。倘若采用一致性連續不間斷追市的趨勢跟蹤策略,追求絕對的進出場就像是在優化系統參數。趨勢跟蹤的原理是以確定的規則參與到發展趨勢之中,有的發展成了收益可觀的趨勢;有的沒有形成有收益的趨勢,而導致損耗。這是一個試錯過程。那這個試錯規則在什么情況下是合適的呢?


        我自己也曾在入市信號上加入過濾器,但后來發現概率的疊加是有損耗的。過濾器的本質,只不過是將指標參數修改的遲鈍或敏感一些罷了。長期看和原規則是等效的。較敏感的策略錯誤率大,收益大;較遲鈍的策略錯誤率小,收益少。我們能選擇的只是承擔多數的小虧損,或者承擔少數的大虧損。我想說的是,交易必須找的是一個規則域,而不是一個規則點。對交易者而言是對虧損次數更敏感還是對虧損幅度更敏感,這需要交易者充分考慮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情況下,選擇一種讓自己最不難受的策略。



        七禾網5、但是眾所周知大波段的行情短則間隔兩三個月出現一次,長則大半年,那您是如何對待期間的震蕩行情?心態上是如何來調整適應這一段虧損期?


        彭江浩:交易技術都是建立在概率優勢的基礎上,事先我們并不知道行情的波動情況,都是事后看,行情每隔幾個月就會陷入整理。倘若能事先得知,當然會對策略進行調整,可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如果說系統能夠帶來潛在的利潤數倍于潛在虧損,那入市信號就應該是絕對的。追求交易的穩定性,比追求交易的獲利率更為關鍵。


        如果我們不能確定虧損在那一次發生,那么輕倉就必須是絕對的。單次開倉的比率也就應該是絕對的。對單一品種盡量保持小倉位,用合適的資金量平均分配到多個非相關品種上。如果市場處在整理階段,理論上多個品種之間應該是無序的。如果我也無序,那么就會出現有的空、有的多。甚至同品種的兩個主力合約也會出現一個多一個空的情況。這時我不會害怕單向沖擊。但如果市場走出趨勢行情的話,多個品種就會有序起來,就像7月這種同時進入多頭市場。如果我不把浮動盈利視為利潤,那么市場大幅反方向波動只不過是送回浮動收益。


        長期獲利的難點不在于理念,而在于信念!能夠接受必然的虧損是實現長期盈利最后的一道門檻。而能夠不思考“主動”虧損就是實現長期穩定性的最后一道門檻。



        七禾網6、您是如何來判斷一段趨勢行情或者震蕩行情的開始和結束?如何抓取這個轉折點,是采用主觀經驗判斷還是客觀數據統計?


        彭江浩:因為是一直在市的跟蹤策略,我自己是不去預測行情的。由于不確定贏利在那一次發生,我必須對所有信號全部進行反應,交易所有邊際利潤大于邊際虧損的機會。如果非要定義趨勢和震蕩的轉換,只能說,當資金曲線由回撤轉升時,行情正在進行轉換。事前是不可知的。



        七禾網7、不少投資者都去年“雙11”創下高點后開始出現回撤,而您的賬戶顯示您在“雙11”之后便清倉暫停交易三個月,這是什么原因?


        彭江浩:這完全是運氣。事實是這個賬戶的合伙人當時需要資金,而一波大行情之后,該賬戶已經有很高的回報,并且臨近年底,索性把利潤全分了,休息。前面說過,我學過一段時間的逆市交易,于是選在一個逆市指標相對高位,平掉了所有頭寸。記得是去年“雙11”上午平倉的,沒想到晚上市場會爆跌以及后面幾個月的回撤。其實如果不平,“雙11”后還有新高,這在我另一條資金曲線里看的到,真正的高點是去年的11月28號。



        七禾網8、去年下半年趨勢跟蹤策略都收獲頗豐,但是隨之而來今年上半年的震蕩行情就讓不少投資者回撤不少,但是我們看到您的回撤控制在比較小的范圍內,您今年上半年是采取了什么策略來應對?


        彭江浩:這是一個加減倉時機的選擇問題。對于交易者而言,一部分是交易系統,另一部分是資金管理。單純的交易系統能夠決定你交易時產生的期望收益,而資金管理則是你的下注策略。由于去年趨勢策略整體回報過高,到去年12月底,系統回撤前,多數投資者都有相當的閑置資金。我了解的回撤過大的,都是選擇在資金曲線的上升期就一路加倉,急于把手中空閑資金換成頭寸,而當市場整理時,可用保證金又不足以經受市場的單向沖擊,被迫斬倉,造成整體資金回撤超出平均水平。不合適的下注策略,是回撤過大的主要原因。事實上,如果倉位不變,系統的回撤仍然在合理范圍以內。



        七禾網9、您曾說過“倉位、回撤和收益率呈約等于關系”,這句話具體如何理解?


        彭江浩:如果是連續不間斷追市策略,那么理論上,年化收益率、潛在最大資金回撤幅度、倉位,這三者是約等于的關系。如果你的倉位是50%,那么你的資金潛在最大回撤就是50%附近,年化收益率也是50%左右。



        責任編輯:韓奕舒
        Total:3123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七禾網

        七禾網

        價值君

        價值投資君

        投資圈APP

        七禾網APP投資圈(安卓版)

        投資圈APP

        七禾網APP投資圈(蘋果版)

        本網站凡是注明“來源:七禾網”的文章均為七禾網 www.92062672.com版權所有,相關網站或媒體若要轉載須經七禾網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處。若本網站相關內容涉及到其他媒體或公司的版權,請聯系0571-88212938,我們將及時調整或刪除。

        聯系我們

        七禾研究中心負責人: 劉健偉/翁建平
        電話:0571-88212938
        Email:19963909@qq.com

        七禾網總經理:章水亮
        電話: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員:唐正璐/韓奕舒/傅旭鵬/李燁
        電話: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網上海分部負責人:果圓、尚瑋
        電話:13564254288、13585766089

        七禾網寧波分部負責人:童斌
        電話:15888511500

        七禾網產業金融部:林秋宏
        電話:15990119543

        七禾財富管理中心
        電話:4007-666-707

        七禾網

        價值投資君

        投資圈APP(安卓版)

        投資圈APP(蘋果版)

        七禾網投顧平臺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體

        沈良自媒體

        七禾上海

        ? 七禾網 浙ICP備09012462網絡信息服務許可證-浙B2-20110481 七禾網通用網址證書號 20110930138884940 軟件開發/網絡推廣營業注冊號 330105000154984

        浙公網安備 33010302000028號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浙B2-20110481]
        認證聯盟

        技術支持 本網法律顧問 曲峰律師 余楓梧律師 廣告合作 關于我們 鄭重聲明 業務公告

        中期協“期媒投教聯盟”成員 、 中期協“互聯網金融委員會”委員單位

        七禾網是您的互聯網私人銀行,是個人投資和家族財富管理綜合服務平臺。

        [關閉]
        [關閉]
        [關閉]
        2码中特吗

      2. <cite id="we8fn"><ruby id="we8fn"></ruby></cite>
      3. <code id="we8fn"><menuitem id="we8fn"></menuitem></code>
          <td id="we8fn"><menuitem id="we8fn"></menuitem></td>

          1. <cite id="we8fn"><ruby id="we8fn"></ruby></cite>
          2. <code id="we8fn"><menuitem id="we8fn"></menuitem></code>
              <td id="we8fn"><menuitem id="we8fn"></menuitem></td>